二德子接班三德子曼联终结“错误时代”?

虽然在去年4月“欧超”事件后就宣布将不再担任曼联俱乐部执行副主席,埃德·伍德沃德随后花了9个月的时间才完成交接。曼联在本周正式官宣了新任首席执行官的任命:之前主管商务的理查德·阿诺德(下图右)被提拔为下届CEO,他将从2月1日履新。而英格兰媒体也很快获悉阿诺德和伍德沃德最大的不同:他将不再像前任那样,大部分时间呆在俱乐部设在伦敦的代表处,而是会在老特拉福德的总部办公。

曼联在弗格森时代后立刻陷入战绩不佳且反复重建的怪圈,不过球场之外,他们在商业圈的强势地位却没受到影响。在阿诺德刚刚进入俱乐部时,曼联当年的商业收入还只有1.17亿英镑,而在阿诺德手上,这一数据已经被扩充到了一年将近3亿镑的水平。这也是为什么曼联在每次换帅过后,手上似乎总有花不完的重建资金。

阿诺德此前一直被外界描述为极度难缠的谈判对象。对于曼联这种体量的豪门俱乐部,和赞助商之间的谈判似乎并非难事,但曼联每个赞助商的谈判代表谈到阿诺德都表情复杂:他是那种能把你预算里每一分钱都一个不剩全都榨出来的谈判专家。“当你和理查德见面握手之后,你的首要任务是检查一下自己毫无知觉的手指是否还齐全地长在手上。”一位曾和阿诺德打过交道的商务人士这样“毫不夸张”地描述自己对他的印象。

在涉足足球行业之前,阿诺德原本更中意英式橄榄球。他和伍德沃德同为布里斯托校友,不过两人在大学时彼此并无任何交集,直到1993年在普华永道进修会计学课程时,两人才相识。此后阿诺德先是在环球电讯和InterVoice这两家电讯技术公司任职,直到2007年才被伍德沃德挖到曼联。不过当时他已经在商界颇有声望,连续两年被业界提名为年度最佳新晋总监。

阿诺德在2012年顺利晋升为曼联商务总监,去年夏天伍德沃德因为“欧超风波”不得不宣布挂冠,当时英格兰媒体就认定格雷泽家族不可能从外界招募并空降一个CEO人选,而会从内部提拔。阿诺德也被认为是最顺理成章的下任首席执行官人选,因为格雷泽家族看中的并不仅仅是他在商业领域的领导才能,更重要的是认定他在足球竞技领域同样具备雄厚的知识储备。

在就任CEO之后,摆在阿诺德面前的首个难题是收拾球队在竞技层面的困境。临时主帅朗尼克将在几个月后转任顾问,和足球总监约翰·默托以及技术总监弗莱彻一起组成竞技部门的高管团队,向阿诺德汇报。而后者不仅要确保球队尽快扭转颓势重返前四,还要迅速开始对下赛季新帅人选的考察和面试。

阿诺德被认为在曼联俱乐部内人缘颇佳,媒体也认为他会相对成熟地处理和主帅之间的关系。证据之一是他始终和球队的前任主帅穆里尼奥在工作中相处融洽,但他明显不只是一个善于调和各方意见的“和稀泥”角色。因为在上赛季球队空场进行的比赛中,现场的记者都反映,曼联董事会包厢上传出的“战术吼叫”分贝要比教练席响亮得多,而那些战吼正来自于阿诺德!

随着理查德·阿诺德确定上任,英格兰媒体也开始小心翼翼地对伍德沃德在梦剧场主政的这8年进行盖棺定论。大部分媒体最终收回了此前对伍德沃德个人的负面评论,不过仍然认为他是一个在错误的时间接手一项错误工作的的管理者,这也让曼联度过了一个“错误的时代”。

用著名记者霍尔特的话说:伍德沃德不是什么白痴或阴险狡诈的毒蛇一般的人物,但他在曼联的任期仍然以失败告终,这是不争的事实!球队在弗格森爵士退休后再未真正意义上进入过争冠军团,他们并非没有收获过冠军,但也只有足总杯、欧联杯和联赛杯各一座。要知道,此前鼎盛期的曼联曾对包揽这类“小三冠”的球队报以同情。

曼联在伍德沃德时代有多堕落?可以看看有多少英格兰本土球队,这段时间都在曼联主场结束了之前维持了近半个世纪的不胜纪录,翻开了对阵红魔的新篇章。纽卡斯尔联、加的夫、西布罗姆维奇、谢菲尔德联、伯恩利、斯旺西……弗格森时代曼联对阵这些球队时的压倒性心理优势荡然无存,老特拉福德也不再是让客队球迷闻之窒息的钢铁堡垒。

除了帮助中下游球队驱散了困扰他们多年的红魔恐惧症,伍德沃德任上的曼联还在对强队的比赛中接连出现大比分败局。不管是上赛季对热刺1比6的惨败,还是本赛季对死敌利物浦那场耻辱性的0比5,曼联似乎都需要一段时间来重建自己在强强对话中的信心。因此看到媒体在最近几场比赛中,仍然频频将现场镜头转到即将卸任的伍德沃德身上,有曼联球迷愤怒地请求他能否悄悄离开,不要再以这种方式让球迷添堵:“这里没有人会真正怀念伍德沃德,以及他担任执行副主席的那个时代,所以请不要再聚焦在他身上了,这一切真的都够了!”

范加尔下课后对伍德沃德的相关评论就很不友好:“在拜仁,俱乐部运营的一把手是精通足球事务的圈内人士,而在曼联,伍德沃德对足球的理解能力可以打零分。这种之前在投资金融圈里摸爬滚打的人物能当上CEO,说明俱乐部已经完全被商业利益所驱动了,这对球队来说其实不是什么好事儿!”英格兰媒体并不完全同意范加尔的“零分论”,不过在伍德沃德离任之际,相关的黑历史还是被不断地罗列出来:他慷慨地为多名边缘化球员送上了待遇丰厚的长约,就连菲尔·琼斯都能拿到4年半的续约;他曾断然拒绝莱斯特城对马圭尔7000万英镑的要价,却在一年后老老实实以8000万和对方成交;他力排众议签下了施魏因施泰格,然而事实上一直有人警告他,除非过了巅峰期,拜仁根本不会放精英球员离队。

此前说到伍德沃德在选帅和引援上的糟糕判断,那些平时报道足球商业的记者还会用他在创收方面的业绩为其辩护,曼联毕竟在他手上成长为经济体量数一数二的足坛豪门。不过随着去年“欧超事件”的尴尬收场,类似的辩护论调也开始绝迹。伍德沃德作为欧超在英格兰的主要召集人,被当地媒体批评“完全不理解足球俱乐部对当地城市、社区和人民的真正意义所在”,也直接导致了随后“双红会”比赛日发生在老特拉福德的骚乱。作为责任人,他虽然立刻宣布将挂冠而去,但这次离任的缓冲期却长达9个月,被外界调侃为史上最漫长的一次告别。

不过让英格兰媒体自己也感到矛盾的,是这么一个被外界塑造成唯利是图银行家的角色,其实也有与其刻板印象格格不入的另一面。比如鲁尼就曾透露他经常收到伍德沃德的聊天短信,后者在短信里亲切地称他为“瓦扎(Wazza)”,且言辞间毫无装腔作势的架子,只不过大部分球员对此并不适应,反而觉得和执行副主席这么拉家常联络感情有些奇怪。

而在疫情期间,伍德沃德一方面在经济受到重创的环境下预谋欧超,另一方面,曼联在疫情阶段从未因为联赛停摆和空场比赛造成的亏损而怠慢过自己的员工。在疫情初期,就连热刺和利物浦都一度宣布要让部分员工暂时性失业,去找政府领取救济,曼联却始终向自家员工如常支付薪水,也没有以疫情为借口进行大规模的部门裁撤和人员解雇。伍德沃德还力主俱乐部相关部门配合地方防疫和医疗部门,只不过这些惠及社区和员工的措施,最终并没怎么被归功到伍德沃德身上。

总而言之,说到伍德沃德在曼联主政的这8年,人们第一时间想到的还是球队成绩的滑坡,接连试错一样的引援和走马灯一般的换帅。他在球队商业上取得的成功,一定程度上被视作理所当然,并被当成俱乐部受商业利益驱动的明证。尽管经历了长达9个月的漫长别离,伍德沃德还是无法扭转自己在球队历史上的定位。即便多少有媒体会提及他的贡献,却无法影响最终盖棺论定的评语:他的离任,是曼联一个时代的终结,也为俱乐部一系列的错误决定画上了一个阶段性的句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