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罗与曼联的复合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甜蜜

现在回过头去看也许会觉得是命运的玩笑,但在9月的那个夜晚,一切似乎正如童话般那样美好。在C罗回归曼联后出战的第二个主场比赛里,他在对阵纽卡的比赛中打进两球,帮助曼联跃升至联赛榜首。

镜头转向看台上的弗格森爵士,当初正是他在2003年为曼联签下C罗,如今又是他再次出手干预,一个电话打给C罗的经纪人门德斯便指引葡萄牙人在今年8月底回归老特拉福德。在一个贵宾包厢里,C罗的母亲多洛雷斯围着一个支持者送给她的曼联围巾,对着他的进球笑了。

老特拉福德球场人山人海。一份报纸报道称,曼联对阵纽卡的门票在黑市上的售价超过了2500英镑。在社交媒体上,曼联的新老球员都对C罗的回归表示了热烈欢迎。林加德发布了一张自己还是个小男孩时,和当时还效力于曼联的葡萄牙前锋一起训练的照片。而拉什福德写道:“wow,他回来了!”并附上一个爱心的表情符。布鲁诺·费尔南德斯在帮助说服C罗拒绝曼城并回到曼联后,在推特上戏称自己为“经纪人布鲁诺”。

平日里不苟言笑的曼联老队长罗伊·基恩也分享了一张他搂着年轻的C罗的照片。而前曼联门将彼得·施密特直接开了一瓶香槟分享到社交媒体上。

我们还从报纸上得知,甚至连为曼联服务了相当长时间的接待员凯斯·菲普斯都对自己与C罗的重逢翘首以待。对于现在的曼联来说,C罗的回归是个旨在提升场内和场外稳定性的举措。他们上赛季在英超联赛位居次席,并且折戟欧联决赛,而C罗作为一个天生的赢家,能够为他们带来胜利的基因。虽然在曼联于主场击败纽卡的那一天,也有不和谐的音符出现。不过那条写着“相信凯瑟琳· 马约尔加”的横幅并没有让曼联球迷为球队以及C罗的欢呼声减弱。马约尔加曾声称C罗在2009年于拉斯维加斯的一家酒店里强奸了她。据报道,她在2010年于C罗已经达成了庭外和解,但却又在2018年寻求重开此案。C罗一直强烈否认这项质控,而在老特拉福德,这也丝毫没有影响到球迷们对英雄的崇拜。

然而到了1月下旬,局势已经完全变了样。曼联在积分榜上排名第七,落后第一名的同城对手21分。周三晚上,C罗又上演了争议性的一幕,这其实也是他在回到曼联后各方面经历的一个缩影。C罗和曼联竭力合作奉献了一个不错的上半场,然后他发挥了自己世界级的能力,用胸部做球为曼联的第二个进球奠定基础。

在两球领先的情况下,临时主帅朗尼克在71分钟决定换下C罗时,他轻狂地扔掉了自己的外套,随即便有一连串的头条新闻接踵而来。一名布伦特福德球迷在球场外接受采访时嘲笑道:“你完蛋了,罗纳尔多,一个只会哭鼻子的宝宝!”

签回这位世界上最有名的球星为曼联赚足了流量和眼泪。他们要为这笔交易在两个赛季中付出超过大约6000万英镑,还包含有续约至第三个赛季的条款,而收获的便是这个星球上最著名和最有利可图的品牌之一。

C罗的Instagram账户拥有3.92亿粉丝,此外他在Facebook上有1.5亿粉丝,Twitter上则有将近9700万。而曼联俱乐部的官方账号在这三个媒介上的粉丝总和不过1.57亿,与C罗的6.39亿实在相形见绌。而其他球员与之相比则更不值一提了,如博格巴(8600万)、德赫亚(4070万)、拉什福德(2640万)和布鲁诺·费尔南德斯(1730万)。C罗的例子反驳了现代人总是喜欢老生常谈的“没有球员比俱乐部更大”的观点。因此,曼联希望自己的影响力也能更上一个台阶。在签回C罗后,他们在社交媒体上的热度也得到了显著增长,Instagram的账户粉丝从之前的4300万上升到了5400万。

然而接下来剧情的发展便只能用失望一词来形容了。就个人而言,C罗本赛季打进了14个进球,是曼联的最佳射手。然而如果从球队的层面来看,曼联现在仅仅位列第七,自从他到来后,他们在英超联赛中只获得了28分,得分率甚至不到一半。

索尔斯克亚在C罗回归后的9场联赛后便黯然下课,而继任者朗尼克在成绩方面同样陷入挣扎,并且正经历着挪威人在C罗身上遇到的同款战术与情感难题。

人们当然希望C罗的存在会使得他周围的人更加集中精力,发挥更好,但桑乔与C罗同场竞技时只进过一个球,格林伍德、拉什福德、卡瓦尼还有布鲁诺·费尔南德斯也只各进过两个球。

将这些人的表现平庸归咎于C罗显然是不公平的,但你同样也不能理直气壮地说C罗的这笔转会真的很成功。

他的愤怒已经开始按捺不住,几次比赛后头也不回地冲进球员通道,上周还抱怨说俱乐部怎么能够忍受长期居于联赛前三以外的位置。

此后他还表示俱乐部的“年轻人们”不能够听取老队员的意见,然后在对阵布伦特福德的比赛中又上演了这么不成熟的一幕。

一直以来曼联的问题都是全方位多角度的,但The Athletic已经与接近更衣室和管理层的许多消息来源进行了访谈,接下来便要详细说明这笔曼联近代历史上最著名的回归究竟如何会没有达到预期,以至于走到今天这步的幕后隐情。

我们与一些每天与C罗一起工作的人进行了交谈,并不是所有人都觉得是他为曼联带来了问题。一位教练组成员认为,C罗的表现是一流的,并且履行了自己的职责。“是其他人的表现没有达到预期。”这位教练总结道。

他的理由很简单,因为C罗在训练中十分刻苦,始终保持着不错的状态,并且总在关键时刻为曼联打入重要进球。

他在英超联赛对阵纽卡、西汉姆、热刺、阿森纳还有诺维奇的比赛中都有所斩获,而曼联的欧冠小组赛有4场都是依赖C罗在78分钟后的决定性进球才确保了晋级所需要的分数。

曼联能否在下赛季继续入围欧冠还有待观察,据了解,如果他们没有在联赛中进入前四名,C罗的工资将下降25%,尽管曼联有时候会对个别球员签订更加详细的具体条款。对于这个具体的数字,门德斯旗下的Gestifute经纪公司没有给出回应。

任何关于C罗的讨论也应该考虑到许多其他曼联球员都在这个有些极端的赛季中表现不佳。

正如一位内部人士所认为的。“看看这支球队,你很难找到一个没有问题的球员;无论是场上表现、伤病、合同、团队精神还有其他许多方面,你找不到几个符合标准的球员。”

本赛季,曼联的怪事与厄运接踵而至:马奎尔和卢克·肖的欧洲杯后遗症;卡瓦尼与瓦拉内频繁的伤病;博格巴、林加德以及马夏尔未来的不确定性,万比萨卡和拉什福德令人震惊的状态下滑;还有范德贝克与桑乔作为高价引进并寄予厚望的新援却没有拿出符合预期的表现。

虽然C罗个人在某些时刻表现出色,但曼联很少有整体上出色的发挥。其实在C罗到来之前,这就已经是索尔斯克亚治下的一个隐疾,但在C罗回归后,这种程度的崩溃依然是令人震惊的。

索尔斯克亚只带了C罗9场比赛,其中赢了3场,输了5场,打进13球,丢了19球,包括对莱斯特城和沃特福德的两场4个共计8个丢球。

对于一个教练来说,这是个触目惊心的失败,但当他在8月底于卡灵顿举行的发布会上宣告C罗的回归时,他还和其他曼联的支持者们一样,觉得他们的前路无比光辉灿烂。

索尔斯克亚当时给曼联的执行副主席埃德·伍德沃德打了个电话表示同意了这笔转会,而伍德沃德本人被认为是鼓动曼联老板格雷泽家族执行这项转会最狂热的支持者。

格雷泽家族对于一个职业生涯末年的明星会对一个俱乐部带来什么价值再了解不过了。

2020年3月,他们家族持有的坦帕湾海盗队以自由球员的身份签下了当时已经42岁的四分卫汤姆·布雷迪,并且最终率领球队获得了他个人的第七次超级碗冠军。曼联希望C罗能够带来类似的影响。

而索尔斯克亚对这笔转会的态度则有些模棱两可,这取决于你和谁交谈;一些人认为他看到了一个潜在的危机,既破坏了之前好不容易建立的围绕年轻的前场进攻球员所建立的体系。

然而还有人坚持认为索尔斯克亚是绝对支持这笔转会的,他很可能一年前就很希望C罗能够回到曼联。他甚至还公开宣称他认为C罗是俱乐部有史以来最好的球员。

事实上任何在发布会上看到索尔斯克亚的笑容的人,在得知曼联已经击败曼城签下C罗后,都不会觉得挪威人还需要说别的更多什么来证明他的态度。同一周的早些时候,索尔斯克亚便与他的教练组成员进行一次会议,决定不能坐观C罗加盟同城对手。

虽然C罗确实与曼城有所接洽,并且连他在尤文的前队友也觉得他似乎可能即将投入瓜迪奥拉麾下,但后来又有消息称,他开始担心自己可能无法保证首发的地位。

The Athletic可以进一步透露的消息是,曼城之所以会开始重新慎重考虑这笔签约,是因为他们原本以为斯特林可能会离队加盟巴萨,这样才能腾出一个位置给C罗,但最终斯特林却决定留队。

而在这个夏天,曼城其实对马赫雷斯以及贝尔纳多·席尔瓦的转会都是持开放态度的,但最终没有合适的报价,他们都留了下来。因此瓜迪奥拉怀疑自己的球队是否有位置给C罗。

曼城方面的消息来源坚称是他们主动退出了这笔交易,尽管曼联认为这不过是个粉饰面子的说法。

而C罗在Gestifute经纪公司的代理人在被问及此事时同样没有给出回应。

弗格森作为曼联的管理委员会成员其实基本已经淡出江湖了,但他也给格雷泽以及门德斯打了电话,尽管有消息称,在转会真正达成之前,这位前曼联主帅并没有亲自与C罗交谈,但C罗随后还是在他的ins上将这件事归功于弗格森。

8月27日下午4点35分,曼联官宣C罗以1280万英镑的转会费从尤文重归老特拉福德,他曾经在2003年至2009年为曼联出场292次,打入118球。这份官宣推文很快便得到了84万次转发,以及190万个赞。

在签下皇马的4届欧冠得主瓦拉内,以及追求了数年的桑乔后,曼联对本赛季的预期立刻跃升了一个档次。

索尔斯克亚与C罗之间有着积极的关系,此前他就曾与C罗并肩作战,而在2007-08赛季曼联夺得双冠王的那个赛季,索尔斯克亚还作为弗格森的教练组成员负责曼联的前锋训练。

索尔斯克亚手下的教练组里的卡里克还有技术总监弗莱彻也曾经与C罗做过队友。当C罗的飞机降落在曼切斯特时,正是弗莱彻去机场迎接了他。

曼联的老门将李·格兰特透露,曼联球员在看到C罗的饮食习惯后,主动也效仿规避了苹果派之类的甜点。有人在接受The Athletic采访时表示,曼联球员在运动科学和营养方面紧紧追随着C罗的步伐,其中一个例子便是他们决定不再在茶或者咖啡中加糖。

这便是C罗与曼联复合后的蜜月期了。在此期间C罗接受了一家大型广播公司的采访,还彬彬有礼地询问人们觉得他的英语与他十多年前在这里效力的时候相比如何。

然而,他们之间的关系很快便出现了裂痕。在曼联于欧冠小组赛2-1被伯尔尼青年人击败的比赛中,C罗首开记录,但随后被索尔斯克亚换下场,因为万比萨卡的红牌,曼联被迫10人应战。

C罗与布鲁诺·费尔南德斯在替补席上度过了比赛的后半段时间,前曼联球员里奥·费迪南德认为索尔斯克亚不应该这样对待C罗。

索尔斯克亚自然是支持C罗的,但随后在9月主场对阵埃弗顿的联赛中,索尔斯克亚让C罗轮休,最终曼联1-1与太妃糖战平。尽管他在最后半小时替补登场,但在终场哨声响起时,他独自一人飞快地消失在了老特拉福德的球员通道里。

当弗格森与前UFC冠军哈比布·努曼格莫多夫谈话的视频片段被爆出时,索尔斯克亚身上的压力更重了,因为弗格森认为他不应该让C罗坐板凳。

他在主场对阵比利亚雷亚尔还有亚特兰大的比赛中帮助曼联艰难取胜,11月客场对阵亚特兰大的比赛中又是C罗两次为球队扳平比分,在3-0战胜热刺的比赛中打进一球并助攻卡瓦尼一球,这场胜利也算是暂时让索尔斯克亚保住了工作。

索尔斯克亚公然将C罗与迈克尔·乔丹相媲美。曼联的社交媒体在这个赛季中期从未如此活跃过,讨论C罗的帖子如此之多,以至于球迷开始将CR7戏称为PR7(PR即公关的意思)。

俱乐部的官方账户在本月有一次问道:“还有人每天都在说Siuuuuu一百遍吗?”并且配上了C罗标志性的庆祝动作。当C罗在周三晚对布伦特福德的比赛重回大名单时,曼联在推特上发布了C罗身着俱乐部第三球衣的照片,并提供25%的购买折扣。

顺便一提,C罗自回归以来还从未在推特中@过曼联的官方账号,不过他在Instagram上标记过俱乐部的账号和其他队友。在那里,曼联的其他球员仅仅因为与C罗有所关联,受到的关注度便经历了一波飙升。

11月的时候,C罗的支持者认为,如果没有他,球队将处在一个更加令人绝望的状态。而批评他的人则在争论他是否有在尝试解决因为他的加入而为球队带来的问题。在索尔斯克亚下课后,C罗对球队的训练质量表达了担忧,而索尔斯克亚也因为丢掉了工作从而开始重新审视自己当初决定签下C罗是否是个明智的决定。

当C罗在8月回到老特拉福德的时候,曼联对他的希望可能是一位5次金球奖得主能够对格林伍德、桑乔还有拉什福德这样的年轻人进行一些言传身教的刺激。然而现实是,C罗没能给他们提供任何显著的帮助。

在到来时,C罗说:“我无所谓人们觉得我的回归是发自真心还是‘胡说八道’,但我来到这里是为了证明我仍然有能力赢得些什么。”对于他而言,他始终渴望获得更多的荣誉,无论是个人还是集体。

因此,当你把这样一个有着雄心壮志的人放在一个早已经忘记这项技艺的俱乐部时,总是会产生一些矛盾的。曼联已经5年没有赢得过任何奖杯了,而且在过去10年中也只进入过两次欧冠四分之一决赛。

C罗对曼联表现不佳的不满已经呼之欲出。在对阵利物浦和纽卡的比赛时,C罗的鲁莽犯规动作其实离被罚出场只差毫厘,在圣詹姆斯公园球场收获平局时,他的肢体语言也让他看起来有些恼羞成怒,他的前队友加里·内维尔在为天空体育解说时明确批评了他和布鲁诺·费尔南德斯。

“他们作为更衣室中的两个老大哥,如果用这样批评的态度去指责其他人,认为他们还不够好,对年轻球员的信心来说会是一种毁灭性的打击。”

他还补充道:“这已经让我生气了两个多月。当球队中最好的球员做出那种眼神和肢体语言时,这是非常糟糕的,他们应该承担起父亲或是祖父一样的引导职责。”

此后有消息来源告知The Athletic,曼联的几名年轻球员觉得C罗难以相处。

有人声称即便卡瓦尼的英语相当蹩脚,别人也更愿意与他亲近。而在C罗为尤文效力期间,大多数人都认为像迪巴拉这样经验不够丰富的球员面对C罗时会主动避其锋芒,球队的中后卫博努奇后来还声称,自从C罗离开后,尤文显得“更像一个团队了”。然而C罗离开后,尤文在意甲仅仅排名第五,C罗在之前的3年间为他们带来了两个意甲冠军。

这样的举动在比赛中没有任何好处,C罗拍打手臂和杀气腾腾的眼神使得一些球员在他面前显得萎靡不振,而并非激励了曼联。

有人试图将C罗与伊布拉西莫维奇回归米兰后带来的影响进行比较,在那里,瑞典人被认为是米兰在培养年轻球员时所倚仗的精神领袖。

然而即便是伊布在老特拉福德也被折磨得心力交瘁,他后来有一次抱怨过,说俱乐部甚至将吧台的果汁消费都计入他的工资单,并认为俱乐部的心态“狭隘而封闭”。

在个人关系上,C罗自然而然地与葡萄牙队友达洛特以及布鲁诺·费尔南德斯走得更近,尽管有些消息声称这样的小团体已经分裂了曼联的更衣室。

同样,也并非C罗一个人觉得曼联的几个年轻球员应该表现得更加专注,在这个问题上索尔斯克亚的团队其实与他意见一致。在曼联,人们普遍认为,如果格林伍德能进一步提高专注度和把握机会的能力,他将更上一个台阶。

C罗没有针对格林伍德,但他表示:“我记得,当我18岁的时候,如果有一些年长的球员来教导我,我会认为听取这样的建议是十分有必要的,因为他们比我懂得更多。但对于现在的年轻人而言,他们往往不会接受你的批评,我自己就有孩子,所以我知道他们的心态,时代已经和我们那个时候大不相同了。”

他还记得自己青少年时期在训练中所受到的激烈挑战,正如尼基·巴特之前接受The Athletic专访时所提到的那样。

在曼联的更衣室里,C罗的话并没有得到广泛的认同,尽管The Athletic也了解到至少有一位资深球员非常赞同C罗所表达的看法。这名球员之前就曾试图影响曼联的年轻球员,并且认为C罗这种有些严厉的关怀是十分必要的。

C罗每天都会开车来到曼联的训练场,通常还会有一辆大的安保车随行。他不是一个喜欢拥抱和握手的人,看起来更像是个有些腼腆的参与者。

他有时候也会进行一些干预,特别是10月份索尔斯克亚的帅位摇摇欲坠的时候,他曾试图团结球员们共同支持索尔斯克亚渡过难关。

还有一次,一名曼联球员向C罗透露自己想要与索尔斯克亚深入谈一谈,因为他对于自己没能在秋季离队感到沮丧。他原本打算直接去找索尔斯克亚谈,但在与C罗谈了半个多小时后,他被建议将此事处理得更加礼貌一些,并且也尽量去体谅索尔斯克亚所面临的压力。这是一次成效显著的谈话。

然而一般来说,人们对C罗的共识是,如果从他身上学到些什么,更合适的方式是观察他,而不是亲自参与。

一个消息来源称:“球员应该研究他的饮食,作息,以及他在训练后的恢复步骤。”尤文的前足球总监法比奥·帕拉蒂奇表示:“C罗这样的冠军球员就像纯种马,能够看见它出现在你的牧场上是一种乐趣。就好像家里挂着一幅毕加索的名画一样。但如果你将这视为理所应当的,那么就是你有问题了。”

C罗回到曼联后,他个人的成功无法掩盖团队面临的困境。他在英超联赛中出场17次打进8球,在欧冠中打进6球并贡献了3次联赛助攻,这意味着我们很容易能够得出这样的结论:C罗延续着他一贯的高效,但曼联却陷入了某种意义上的低迷。

然而通过深入研究一些数据,我们也不难在他的个人成功以及球队面临的挣扎之间找到些许联系。

上图记录了C罗本赛季在英超联赛中的每一次触球。正如你看见的那样,虽然他在禁区里进行了大量的跑动,但他的许多次触球都发生在他活动于左边路或者说左半场的时候。

现代前锋被要求进行这样的跑动,但C罗的身体机能已经略有下降(他仍然可以被看作现在联赛里速度较快的前锋之一,只不过已经远不如10年前了),再加上他占据了主力前锋的位置,意味着这对曼联来说是某种程度上的双刃剑。

本赛季有一些情况,是C罗离开了中央的位置,这样的移动在曼联的进攻中造成了一些混乱。他的队友们并不能经常取代他的位置成为进攻端的焦点,C罗也很少处在对方的最后一道防线上。由于他不再像以前那样有惊人的速度,他现在试图做更多的传球工作来串联进攻,可他的位置却又要求他应该做一个门前的终结者。

如果C罗选择减少跑动并在禁区中坚守自己的位置,他可以成为曼联最有效率的进攻球员,但即使是他这样有天赋的球员,也很难在职业生涯的末期重新规划自己的比赛方式。

上图是用smarterscout的数据分析了C罗近年来在比赛风格上的变化与发展。

左上方的图标说明C罗在离开皇马后创造机会的能力以及略有下降。虽然他的射门能力仍然标志着他是世界上最好的攻击手之一,但他不再是尤文或是曼联绝对的攻击核心。

这其实也不一定是一件坏事:如果C罗能够和其他风格与他正确互补的类型的球员一同比赛,那么他也没必要成为球队的支点。

右上方的图标是C罗的射门此书。他一直是一个很吃球权的前锋,宁愿相信自己去进行一次高难度的射门,也不会轻易将球传给别人,即使其他人可能会得到一个更加简单的机会。

但他在曼联还有尤文的射门次数都比他上次获得金球奖时,还在皇马的那个赛季射门次数要少了。

这其中有些是与自2016年以来他所效力的球队质量变化有关,还有一些是与皇马、尤文还有曼联三个队之间比赛风格的不同有关,最后是时间的流逝。C罗已经不再是从前的那个他了,他需要周围的人给他提供更大程度的支持。

左边中间的图显示了C罗在禁区内触球的情况,进一步证明了他倾向于向左移动,而不是在中心位置站定。这一点再加上他从左翼持球推进的能力不稳定(右边中间的图表可以说明这点)显示了他在离开皇马后所遇到的一些明显的困难。

至于C罗为什么更试图像他从前那样扮演一个边锋的角色,这个原因就有些不得而知了。

也许是他没能像对待曾经皇马的那些队友那样去信任自己的新队友,又或许是他正试图让自己看起来更团队一些,尽管他这么做反而让团队的效率降低了。也许他缺乏一个能够说服他的教练,让他明白有时候适当的少做多得也是可以被接受的。

最后几张图分析的是C罗在防守端的表现,衡量他的防守强度(数字越大表明球员越积极地向对方施加压力和做出防守动作),以及带来的影响(数字越大表明球员在迫使对方失误或者拦截传球方面做得越好)。

C罗从来都不是最勤奋或者最积极的防守人员,在来到曼联后,他向施加压迫的效率在前锋中排名倒数第二。

与他在尤文时期的表现相比,他本赛季的防守强度和影响力都有所下降——这其实并不令人感到意外,毕竟你签他也不是为了让他防守的,但这也确实意味着曼联需要在他周围安排能够为他承担一部分防守任务的攻击型球员。

总结一下,C罗在一些特定方面仍然可以称得上是世界最佳(奔向近门柱完成捅射或者在后门柱头球),但综合来看他可能已经排不到现役的最佳10人了。这是个很粗略的标准,但他的最后一个金球奖是2017年获得的,自2019年以来也再没有入围过前三名。

C罗在2009年离开曼联的时候,他是那种能够显而易见让一个优秀的团队变得更加伟大的球员。

而现在的C罗依然能够提高团队的上限——但更应被当做一块精美的蛋糕上最后的那颗樱桃一样,是一种画龙点睛的点缀。

这位36岁的球员现在的球风需要队友做出一定的让步和妥协,才能够最大程度的发挥。但在现在的欧洲足坛,只有少数球队有能力为他提供这样的平台,很可惜,曼联并不在其列。

在一些人看来,C罗的态度表明尽管他已经36岁,却依然没有丧失对比赛的渴望以及奉献精神。

而他的暴脾气也不是什么新鲜事了,因为曼联老球迷都会记得他在2009年的曼市德比中被弗格森换下场时,在老特拉福德球场扔了一件夹克衫。

但还有很多人认为,他在朗尼克似乎就快在曼联走上正轨的时候忽然来上这么一出,实在是没什么好处。

朗尼克的回应也很直接,他说:“他(C罗)问我为什么(把他换下来),我说:‘听着,我必须为了球队的利益做决定,5天前我们在维拉公园球场面对着相同的情况,在比赛还剩15分钟的时候2-0领先,我们不能犯同样的错误。’我决定打五后卫,在右路换上拉什福德。我认为这是个正确的决定。当我们打进第三个球的时候,我对他说:‘也许当你自己成为主教练的时候,你会做出同样的决定。’”

在一个大部分时间都享有极高自由度的球员身上,这其实是一个早就应该出现的界限,尽管球迷们总是会争论这样的优待是否应该更多的是基于现有的功绩而并非过往的名望。

对于曼联的球员还有其他工作人员而言,如何能够做到让C罗物尽其用同时还要保证主教练的权威一直是一个话题。

C罗的表现一直不错,但俱乐部内部也有人开始质疑,队长马奎尔以及朗尼克甚至还有之前索尔斯克亚麾下的教练组的DNA纯度还有名气能否足以打动他让他服气。

C罗加盟曼联之后,其他球员几乎是立即表现出了对他的尊敬。当时持有7号球衣的卡瓦尼在俱乐部的要求下将号码让了出来,英超联盟也在赛季开始后的第三周特批了这种有些不寻常的号码变更。

之前桑乔加盟的时候卡瓦尼一直不愿意放弃这个号码。接下来还有很多事情都是完全可以预料到的。布鲁诺·费尔南德斯之前一直是曼联的第一点球手,但在对阵维拉的比赛中,他罚丢了——当时对方门将马丁内斯便挑衅布鲁诺,C罗才应该主罚这个点球,而现在他已经将这个权利交了出去。

到了最近的几场比赛里,布鲁诺·费尔南德斯在C罗面前的表现已经越来越从一个艺术家变成了别人的学徒。

同样,C罗在尤文的首选位置是左前卫,但在曼联,博格巴、拉什福德、桑乔、马夏尔还有林加德都可以踢这个位置。

索尔斯克亚之前给丹·詹姆斯画饼,说就算C罗来了他也依然是自己计划中的一部分,直到8月份曼联1-0小胜狼队之后,另一位主管才通知詹姆斯他不过是第七候选,应该离开这里去利兹联效力。

利兹联方面其实怀疑,比起詹姆斯,索尔斯克亚其实更想把马夏尔送走,但没有合适的买家。

同时,林加德也在夏天得到了会拥有更多机会的保证,但本赛季他还从来没有在联赛中首发过。曼联拥有如此冗余的一线队阵容不是C罗的责任,但他的突然到来加剧了一些连锁反应。

无论是索尔斯克亚还是朗尼克似乎都得出了一个结论,既C罗的身边需要一个僚机,格林伍德、拉什福德、卡瓦尼还有埃兰加都尝试过这个位置。

朗尼克的4-2-2-2和4-4-2体系表明他正竭力将C罗纳入一个高效的结构,并提供支持。在健康状况允许的情况下,C罗在朗尼克手下始终都是首发,在对布伦特福德的比赛中他被换下时的紧张氛围也证明,让他做替补便会引起一些更衣室内的动荡。

萨里在担任尤文主帅的那个赛季曾经感慨过:“我得先写下C罗的名字,然后才能决定接下来我还能做些什么。”

皮尔洛是C罗在尤文最后一个赛季的主教练。在上赛季末尾时,他多次弃用了C罗,包括对博洛尼亚的最后一场比赛,那场比赛实际上是决定他们能否入围欧冠的生死战。

在尤文工作的很多内部消息来源详细地介绍了教练们如何经常抱怨,他们必须不得不对自己原有的想法进行妥协,以求与C罗合作。

阿莱格里一期时,他选择让曼朱基奇做C罗的僚机,让克罗地亚人去去拉扯对方的中后卫,并制造空间。但对迪巴拉而言这就不太妙了,因为他的出场机会被压缩了。

萨里选择将马图伊迪安排在C罗身后,因为他认为这名中场球员有能力承担更多的防守责任。支持者们最终对一个更加蓝领的中场感到不满,但教练认为这是解放C罗所必须做的。

本赛季的一个争论焦点在于C罗对球队防守端所作的贡献。在朗尼克执教的第一场曼联对水晶宫的比赛中,C罗的压迫被评论员卡拉格描述为“杰出的”。朗尼克自己也说:“顺便一提,C罗的无球跑动值得嘉奖。”

索尔斯克亚认为,C罗在机动性方面的缺陷可以通过让其他人来提高百分之三到四的跑动来弥补,这对球队的总体收益来说是值得的。

然而总的来说,隐患依然存在,在曼联有不少人确实认为C罗要开始接受即便强大如他也依然会变老的事实,并且应该相应地调整自己的比赛。

例如,在最近一次11对11的队内训练中,C罗在中前卫的位置上表现平平,所以朗尼克将他换到了左翼。他几乎立刻是被激怒了,决定加倍努力,出色地完成了训练。

事实上曼联的这个赛季还没有完全失去希望,他们在欧冠的抽签很好,对阵这赛季发挥失常的马竞,并且还挺进了足总杯的下一轮。在联赛里,他们距离排名第四的西汉姆联差距也并不大。

但在曼联队中,队友们一直在关心的一个问题便是,C罗是否愿意在这样一个仍在为欧冠资格奋斗,并且有可能要去踢欧联的球队坚持到第二个赛季。

《太阳报》本周报道了门德斯和曼联首席执行官理查德·阿诺德之间的会谈,他们声称如果曼联未能获得下赛季欧冠资格,那么C罗就将离开曼联。而而C罗与门德斯的代理方Gestifute经纪公司没有就The Athletic对此事的询问做出回应。

离夏天还有五个月,在此期间,C罗和曼联都在努力寻求修复这段已经日益破裂的关系。

他老了,但他没怂过。我就是喜欢他那谷劲儿,让人血脉贲张的感觉。无论怎么骂,功绩就这么摆在那里,谁也抹黑不掉,无论怎么洗,有一些做过错事就摆在那里。但正因为这些,我才感觉他不像那些故事中的传统英雄人物般那么完美,才感觉他更真实,更值得我拿来追捧我谨祝他在余下的职业生涯里平安顺遂,补全遗憾siu!!

写的很好 希望黑子看看再黑,打着青木旗号的「红魔」也好好看看…在c罗来之前青木就已经很难管教了,谁也教不到什么包括C罗。C罗科帕奖第一投青木可能也是想让青木明白C罗是向着他的,而他应该多接受一些老队员建议,就像小小罗时期的他自己一样,经过这两场比赛来看,C罗可能把目光放在了埃兰加身上了。

《皮尔洛多次弃用C罗》 C罗联赛33出场31首发 还得了新冠缺过几场 怎么? 要打满38轮吗。。。

对于无脑的罗黑和梅黑我是真的无语啊????讨厌你还看 ,夺笋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