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联传记43:1994年1月20日巴斯比永远离开了我们

布莱克本流浪者队对于争夺联赛冠军的决心令人惊叹,随后他们又继续取得了两连胜,而曼联则爆冷在客场输给了“狂帮”温布尔登。

两队之间此时已经只剩下净胜球级别的微小差距了,接下来的五场比赛对于红魔来说不容有失。

在这个压力巨大的关键节点,坎通纳再次不负众望地站了出来,在老特拉福德球场用上半场行将结束前的五分钟闪击式梅开二度击退曼城,为球队稳住了军心,而弗格森一直苦心孤诣打造的边路442打法也为球队度过难关插上了一对有力的翅膀。

吉格斯和安德烈·坎切尔斯基两翼齐飞,在最后四轮联赛里成为了曼联最保险的火力输出点,让球队得以再次用一波四连胜守住了榜首位置。

反观布莱克本流浪者队则没能顶住最后的压力。在战胜曼联之后,他们接连碰上了两支处于降级边缘,而且自救愿望强烈的球队,并全都败给了对手,将此前追赶积分时付出的巨大努力全部付诸东流。

另外,红魔在足总杯决赛中终于报了联赛中被双杀的一箭之仇,送给切尔西在温布利大球场经历过的最惨痛失利。

四个进球都发生在下半场比赛中,坎通纳连续罚进两个点球,马克·休斯随即跟进扩大比分,布莱恩·麦克莱尔于终场前锁定胜局,为曼联带来队史第一个“双冠王”成就。

值得一提的是,就在两个月前,曼联才光顾过温布利大球场,与阿斯顿维拉争夺联赛杯冠军,但可惜的是在那场比赛里被打得落花流水的是他们。

虽然没能将一个赛季之内包揽英伦足坛最高级别的三个冠军的壮举变为现实,但毫无疑问的是,曼联在此后创立的红魔王朝,正是从这个赛季开始正式奠基的。

当然,在这个赛季里曼联俱乐部收获的不仅有球队复兴的喜悦,也有一分永远无法消解的悲痛。

“马修(Matthew,巴斯比爵士的本名)在另外一场比赛中失败了,他输给了无所不在的癌细胞。不过他已经尽力了,请大家不要太过悲伤。”

在曼联俱乐部高层和巴斯比家人的联合通报中,是这样向红魔们传达这个消息的。

巴斯比爵士为了足球,为了梦想,奋战到了生命的最后一刻,而与他性格相近的苏格兰老乡亚历克斯·弗格森,究竟能否像他一样创造属于自己的传奇岁月呢?

至少在当时,答案还很模糊,但这两个赛季的曼联在他的手下取得的成功,已经证明了弗格森有着把曼联带回巅峰的能力。

他现在所需要的,和巴斯比爵士当时需要的东西,无非都只是那两样而已——信任,和时间。